卷之五十六

正骨兼金镞门(附论)

《内经》云∶人有所堕坠,恶血留内,腹内胀满,不得前后,先饮利药,此上伤厥阴之脉,下伤少阴之络,刺足内踝然谷之前出血,刺足肘上动脉,不已,刺三毛各一 ,见血立已,左刺右,右刺左。《灵枢》云∶有所堕坠,恶血留于内,若有所大怒,气上而不下,积于胁下则伤肝。又中风及有所击打,若醉入房,汗出当风则伤脾。又头痛不可取于 ,有所击堕恶血,恶血在于内,痛不已,可侧刺,不可远取之也。《内经》又云∶肝脉搏坚而长,色不青,当病堕。若搏因血在胁下,令人呕逆。《金匮》云∶寸口脉浮微而涩,皆当亡血,设不出汗者,其身有疮亡血故也。子和云,诸落马坠井,打扑伤损,闪肭伤折,杖疮肿散,痛不止者,可峻下之。痛止肿消,宜以通经散等药治之。此堕坠之病,《内经·灵枢》、《金匮》、子和,所论其详,独正骨兼金镞科,惟危氏言其整顿手法,折伤手足,各有六出臼、四折骨、背脊骨折法、十不治,并用药法,则至矣尽矣。后田马骑启发前人之书,补其阙略,经义大同小异。此科之书,当重危氏,今之学人,专攻治外,不行诊视,不明其脉焉。知内伤轻重,因此之误,不浅浅哉?若能识折伤出臼,出臼处搦入其窠,折伤处根据法夹缚,明脉理的在何经受证,用后项次序之药,终无夭阏之祸,可不谨乎?今将人之周身总三百六十五骨节,开列于后。

人身总有三百六十五骨节,以一百六十五字都关次之。首自铃骨之上为头,左右前后至辕骨,以四十九字,共关七十二骨,巅中为都颅骨者(一有势,微有髓及有液,)次颅为髅骨者一(有势,微有髓,)髅前为顶威骨者一(微有髓,女人无此骨,)髅后为脑骨者一(有势,微有髓,)脑左为枕骨者一(有势无液。)枕就之中,附下为天盖骨者一(下为肺系之本,)

盖骨之后为天柱骨者一(下属脊窳,有髓,)盖前为言骨者(一言上复合于髅骨,有势无髓,)

言下为舌本骨者,左右共二(有势无髓,)髅前为囟骨者一(无势无液,)囟下为伏委骨者一(俚人讹为伏犀骨是也,无势髓,)伏委之下为俊骨者一(附下即眉宇之分也,无势髓。)眉上左为天贤骨者一(无势髓,下同,)眉上右为天贵骨者一(眉上直目睛也,)左睛之上为智宫骨者一(无势髓,)右睛之上为命门骨者一(两睛之下,中为鼻。)鼻之前为梁骨者一(无势髓,)梁之忘为颧骨者一(有势无髓,下同,)梁之左为骨者一 (颧 之后,即耳之分,)

梁之端为嵩柱骨者一,(无势髓。)左耳为同正骨者一(无势髓,)右耳为纳邪骨者一(同上,)

正邪之后溪完骨者,左右共二,(无势,无髓,)正寻之上附内为嚏骨者一(无势少穴,)嚏后之上为通骨者,左右前后共四,(有势少液,)嚏上为 骨者一(无势多液,)其 后连属为颔也,左颔为乘骨者一(有势多液,)右颔溪车骨者一(同上,)乘车之后为辕骨者,左右共二(有势有液,)乘车上下,出齿牙三十六事(无势髓,庸下就一,则不铭其数,)复次铃骨之下为膻中,左右前后至 ,以四十字,关九十七骨,辕骨之下,左右为铃骨者二,(多液,)铃中为会厌骨者一(无势髓,)铃中之下为咽骨者,左中及右共三(无髓,)咽下为喉骨者,左中及右共三,(同上,)喉下为咙骨者,环次共十事(同上),咙下之内为肺系骨者,累累然共十二(无势髓,)肺系之后为谷骨者一(无髓,)谷下为KT 道骨者左右共二(同上,)咙外次下为顺骨者共八(少液,)顺骨之端为顺隐骨者共八(同上,)顺下之左为洞骨者一(在上溪是,)顺下之右为棚骨者一(女人无此,)洞棚之下中央为 KT 骨者一,(缺盆有人呼为 骨,) KT 真下为天枢骨者一,(无髓,)铃下之左右为缺盆骨者二,(有势多液,)左缺盆前之下为下厌骨者一,(无髓,)右缺盆前之下为分 骨者一,(同上,)厌之后附下为仓骨者一(同上,)仓下之左右为 骨者共八(有势无液。) 下之左为胸骨者一(男子此骨大则好勇,) 下之左右荡骨者一(女子此骨大则多夫,)胸之下为乌骨者一(男子此骨满者发甲白,)荡之下为臆骨者一,(此骨高多彘外家,)铃中之后为脊窳骨者共二十二,(上接天柱有髓,)脊窳次下为大动骨者一(上通天柱,共成二十四椎,)大动之端为归下骨者一(道家谓之尾闾,)归下之后为篡骨者一(此骨能限精液,)归下之前 骨者一(此骨薄者遇字处隐下,)复次缺盆之下,左右至衬以二十五字,关六十骨(此下之骨至手,共二十有七骨,)支其缺盆之后,为伛甲骨者左右共二(有势多液,)伛甲之端为甲隐骨者左右共二,(此骨无则至贤,)前支缺盆为飞动骨,左右共二,(此骨消病痱缓,)次飞动之左为龙 骨者一,(有势无髓无液,)次飞动之右为虎冲骨者一,(同上,)龙 之下为龙本骨者一,虎冲之下为虎端骨者一,(并有势有髓,)本端之下为腕也,龙本上肉为进贤骨者一,(男子此骨隆为名臣,虎端上肉为及爵骨者一,女人此骨定为命妇,)腕前左右为上力骨者共八,(有势多液,)次上力为驻骨脊左右共十,(同上,)次驻骨为揭骨者左右共十,(同上,)次搦为助势骨者左右共十,(左助外为爪,右助外为甲,)爪甲之下各有衬骨左右共十,(无势无液,)

复次 KT 之下左右前后至初步,以五十二字,关一百三十六骨,此下至两乳下分左右,自两足心众骨所会处也, KT 之下为心徼骨者一,(无髓,) KT 之左为胁骨者上下共十二,(君小肠之分也,)左胁之端各有胁隐骨者,分次亦十二,(无髓,)胁骨之下为季胁骨者共二,(多液,)季胁之端为季隐骨者共二,(无髓,) KT 之右为肋骨者共十二,(胁大腹之分也,)肋骨之下为眇肋骨者共二,(各无隐骨,唯兽有之,)右肋之端为肋隐骨者共十二,(无髓,) 骨之前为大横骨者一,(有势少髓,)横骨之前为白环骨者共二,(有势有液,)白环之前为内辅骨者左右共二,(有势有液,)内辅之后为骸关骨者,左右共二,(同上),骸关之下为 骨者左右共二,(同上,) 骨之下为髀枢骨者左右共二,(有势多髓,)髀枢下端为膝盖骨者左右共二,(无势多液,)膝盖左右各有侠升骨者共二,(有势多液,)髀枢之下为骨者左右共二,(有势多髓,) 骨之外为外辅骨者左右共二,(有势有液,) 骨之下为立骨者左右共二,(同上,)立骨左右各有内外踝骨者共四,(有势少液,)踝骨之前,各有下力骨者左右共十,(有势,多液,)踝骨之后各有京骨者左右共二,(有势,少液,)下力之前,各有释欹之前,各有起仆骨者共十,(有势,)起仆之前,各有平助骨者,左右共十,(有势,)

平助之前,各有衬甲骨者左右共十,(有势少液,)释欹两旁,各有核骨者左右共二,(有势多液,)起仆之下,各有初步骨者,左右共二,(有势无髓有液,女人则无此骨。)凡此三百六十五骨也,天地相乘,惟人至灵,其女人则无顶威、左洞右棚、及初步等五骨,止有三百六十骨。又男子女人一百九十骨,或隐或衬,或无髓势,余二百五十六骨,并有髓液,以藏诸筋,以会诸脉,溪谷相需,而成身形,谓之四大,此骨度之常也。

论手有四折骨六出臼。凡手臂出臼,此骨上段骨是臼,下段骨是杵,四边筋脉锁定,或出臼,亦锉损筋,所以出臼。此骨须拽手直,一人拽,须用手把定此间骨,搦教归窠,看骨出那边,用竹一片夹定一边,一边不用夹,须在屈直处夹。才服药后,不可放定,或时又用拽屈拽直,此处筋多,吃药后,若不屈直,则恐成疾,日后曲直不得。

肩胛上出臼,只是手骨出臼归下,身骨出臼归上,或出左,或出右,须用舂杵一枚,矮凳一个,令患者立凳上,用杵撑,在于出臼之处,或低,用物垫起,杵长则垫凳起,令一人把住手,拽去凳,一人把住舂杵,令一人助患人,放身从上坐落,骨节已归窠矣,神效。若不用小凳,则两小梯相对,木棒穿从两梯股中过,用手把住木棒,正棱在出臼腋下,骨节蹉跌之处,放身从上坠,骨节自然归臼矣。

脚六出臼四折骨,或脚板上交KT 处出臼,须用一人拽去,自用手摸其骨节,或骨突出在内,用手正从此骨头拽归外,或骨突向外,须用力拽归内,则归窠。若只拽不用手整入窠内,误人成疾,脚膝出臼,与手臂肘出臼同,或出内出外,亦用一边夹定,此处筋脉最多,服药后时时用屈直,不可定放。又恐再出窠,时时看顾,不可疏慢。

正骨金疮,须看脉候,如伤脏腑致命处,一观其脉虚促危矣。伤处浅,命脉虚促,亦为后虑;伤至重,命脉和缓,亦无虑也,脉有虚有实,有去来,有疏密,或被伤藏脉不死者,必关脉实重,则无虑,或伤至死处。关脉无别,脉洪大则难医。如用两件药后,脉不转动,急急住药,若脉渐渐随药转,此则可治无虑。或血出甚者,脉不要洪大,只要平正重实,其血不曾出者,亦无恶血在内,其脉欲洪大,不要疏密,亦不要进退来去,恐其变凶,看伤脉每与内科脉不同,或伤内,或致命,或难医处被伤者命脉,便已去矣,此等切勿治之。

十不治证

扑损伤,或被伤入于肺者,纵未即死,二七难过。左胁下伤透内者。肠伤断一半可医,全断者不可治。小腹下伤内者。证候繁多者。脉不实重者。老人左股压碎者。伤破阴子者。血出尽者。肩内耳后伤透于内者。皆不必用药。

肠肚伤治法

肚上被伤,肚皮俱破,肠出在外,只肠全断难医;伤破而不断者,皆可治疗。肠及肚皮破者,用花乳石散敷在线,轻用手从上缝之,莫待粪出,清油捻活于入肚内。肚皮裂开者,用麻缕为线,或捶桑白为线,亦用花乳石散敷在线,须用从里重缝,肚皮不可缝外重皮,留外皮开,用药掺待生肉。

用药加减法

凡损若不折骨,不碎骨,则不可用自然铜,于药内除去,无痰诞,不用半夏。老人有伤者骨脉冷,每用加当归川芎川乌木香丁香人参半夏,去白芍药生地黄,此亦是二十五味药内加减,老人服丸,或邻脏腑者,不问老少,如有血并痰,从口中出者,用清心药,加丁皮川芎半夏入二十五味内同服。或皮肤热者,加黄柏皮皂角半两,入二十五味药内同煎服。

用麻药法

扑损伤,骨肉疼痛,整顿不得,先用麻药服,待其不识痛处,方可下手。或服后麻不倒,可加曼陀罗花及草乌五钱,用好酒调些少与服。若其人如酒醉,即不可加药。

被伤有老有幼,无力有血出甚者,此药逐时相度入用,不可过多。亦有重者,若见麻不倒者,又旋添些,更未倒,又添酒调服少许,已倒便住药,切不可过多。

用掺药法

疮口血出不止,则用方中止血药敷之。如洗开后,疮孔大甚,且先用降真香龙骨没药掺之,内即生疮,孔上须用油卑贴,待脓血汁出,莫待蔽塞。如夏月用药,以薄荷叶贴疮孔,一日一度汤洗,又用药掺,如肉上满疮口,用手搦不痛,如好肉一般,即用收疮口药敷上,却莫贴。待风稍,疮口立收,若未生实肉,切不可先收疮口,里面恐为患也。

伤破肚皮用药法

如伤孔大,肚肠与脂膏俱出,放入内,则用缝。如孔小,只有膏出,先用清心药与服,用手擘去膏,不用缝,此膏出者已无用了,不可复入肚中,反成祸,只可擘去不妨。此是闭肉,但放心去之。肚肉被伤者,专用退利,大小肠不可待秘,恐成重患。

打及树木压遍身痛者

打 树木压,或自高处 下者,此等伤皆惊动四肢五脏,必有恶血在内,专怕恶心,先用清心药,打血药,及通大小肠药,次第先服,临服加童子小便入药内,立效。专用大小肠洗利,恐作隘窒,利害之甚,清心药加前方,通利大小肠药服之,自然俱通。无闷烦,无恶血污心,以次用止痛药服之,即止。

去恶血法

扑伤,刀石伤,诸般伤损至重者,皆先服清心药,次服清小便,三服去血药,或被伤者血未结,打从疮口出,或结在内,用药打入大肠时即泄,或被打被 ,被木压,恶血未积者,用药打散四肢或归胸脯者,或归上膈者,打从口中吐出,或归中膈,打入大肠泄出,先用此急救,次服止痛药,即二十五味药中加减用。

用药汤使法

凡药皆凭汤使,所使方先但用清心药煎,后用童便一盏同服,或止痛,重伤者则用姜汤灯心汤,调二十五味药服之,薄荷汤亦可。

凡伤或刀伤,及损五内腑,恐作烦闷崩血之患。如折骨者,用姜酒服接骨药,敷之。如骨碎,被重打重 ,重木及石压者,皆用先服汤使法,并不用酒服。如轻 扑损伤,则用姜汤调下二十五味药,立效。

正骨通治方

治从高坠下,恶血流于胁下,疼痛不可忍。

大黄(酒浸,五钱) 柴胡 当归(各二钱) 桃仁(五十个,研如泥) 红花(半钱)

天花粉 穿山甲(炮) 甘草(各一钱)

上作一服,用水一盅,酒半盅,煎至八分,食前服。

正骨通治方

治坠马落车,及打伤折伤。

当归 川芎(各七钱) 附子(炮,去皮脐) 泽兰(炒,各一两) 桂心(四钱) 蜀椒(三钱) 甘草(炙,五钱)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前用温酒调服,日三服,忌海藻菘菜生葱冷水。

正骨通治方

治打扑伤损,痛不可忍者。

没药(别研) 乳香(别研) 肉桂(去皮) 当归(焙) 白芷 甘草(炒,各一两)

白术(炒,五两)

上为细末研匀,每服二钱,不拘时温酒调服。

正骨通治方

治 扑损伤,骨碎骨折,筋断刺痛,不问轻重,并皆治之。

香白芷(醋炒) 紫金皮(醋炒) 刘寄奴 川当归(盐炒) 赤芍药(米泔浸) 黑牵牛 川牛膝(茶水浸) 生地黄(盐水浸,炒) 川芎 乳香 没药 破故纸(醋炒) 木通自然铜(骨不碎不用,临好时用) 草乌(醋炒,孕妇不用) 木香 川乌(火煨,孕妇不用) 藿香 骨碎补 木贼 官桂 羌活 独活(以上各一两) 熟地黄(盐水炒) 杜牛膝(茶水炒,各半两)

金刀伤挫臼者,去自然铜,骨碎骨折者用之。然须于此方内去自然铜,临好时却入用之,如早服以成他疾。同研为末,用蜜为丸,如弹子大,用黄丹为衣,或被 扑损伤,金刀箭镞,不问轻重,每服一丸,温酒磨化服,或细嚼酒送下。如被刀伤全断,内损重者,以薄荷汤或木瓜汤姜汤灯心汤皆可服。病在上食后,病在下食前,在中者不拘时服。

正骨通治方

治打扑伤损,筋断骨折,挛急疼痛,不能屈伸,及荣卫虚弱,外受风邪,内伤经络,筋骨缓纵,皮肉刺痛,肩背拘急,身体倦怠,四肢少力。

没药(别研) 当归(酒洗,焙) 白芍药 骨碎补( 去毛) 川乌头(生,去皮脐)

自然铜(火煨醋淬十二次,研为末,水飞过,焙,各一两) 生地黄 川芎(各一两半)

上为细末,以生姜自然汁与炼蜜和丸,每一两作四丸,每服一丸,捶碎用水酒各半盅,入苏木少许,煎至八分,去苏木,空心服。

正骨通治方

治一切金刀折伤,打扑,身体血出,急于伤处掺药,如有内损,血入脏腑,热煎童子小便,入酒少许,调二钱服之立效。若牛抵肠出不损者,急送肠入,用细丝或桑白皮为线,缝合肚皮,缝上掺药,血止立活。如无桑白皮,用麻线缝之亦可,并不得封裹疮口,恐作脓血。

如疮干,以津液润之,然后掺药。妇人产后败血不尽,恶血奔心,胎死胎衣不下,并用童子小便调服。

花蕊石(一两,捣为细末) 硫黄(上色明者,四两,研为末)

上二味和匀,先用纸筋和盐泥固济罐子一个,候干入药于内,再用泥封口,候干安在四方砖上,上书八卦五行字,用炭一秤,笼叠周匝,于巳午时,从下着火,令渐渐上彻,直至经宿,火冷炭消,又放经宿,罐冷,取出细研,瓷瓶内盛,根据前法服。

正骨通治方

治打扑伤损,败血流入胃脘,呕吐黑血如豆汁。

川芎 当归 白芍药 百合(水浸一日) 荆芥(各二钱)

上作一服,水一盅半,酒半盅,煎至八分,不拘时服。

正骨通治方

治重物压伤,或从高坠下,或吐血不能禁止,或瘀血在内,胸腹胀满,喘促气短。

当归 大黄(各二两)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不拘时温酒调服。

正骨通治方

治打扑伤折,内损肺肝。

紫金皮 降真香 补骨脂 无名异(烧红酒淬七次) 川续断 琥珀(另研) 牛膝(酒浸一宿) 桃仁(去皮,炒) 当归(洗焙) 蒲黄(各一两) 大黄(湿纸裹煨) 朴硝(另研,各一两半)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前浓煎苏木当归酒调服。

正骨通治方

治打扑内损,筋骨疼痛。

没药 乳香 川芎 川椒(去目及合口者) 芍药 当归(各半两) 自然铜(二钱半,火烧醋淬七次)

上为细末,用黄蜡二两,熔开入药末,不住手搅匀,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用好酒一盅化开,煎至五分,乘热服之,随痛处卧,连服二三丸,立效。

正骨通治方

治打扑伤折手足。

上用绿豆粉,新铁铫内炒令紫色,用热酒同热醋调,令成膏,敷贴损处,用纸花盖贴,将杉木一片或二片缚定,其效如神。

正骨通治方

治痈疽发背,诸般疮疖,从高坠下,打扑伤损,脚膝生疮,远年 疮,五般痔漏,一切恶疮,并皆治之。

龙骨 鳖甲 苦参 乌贼鱼骨 黄柏 黄芩 黄连 猎牙皂角 白芨 白蔹 浓朴 木鳖子仁 草乌 川乌 当归(洗焙) 香白芷(各一两) 没药(另研) 乳香(另研,各半两) 槐枝 柳枝(各四寸长,二十一条) 黄丹(一斤半,炒过) 清油(四斤)

上除乳没丹外,将诸药于油内,慢火煎紫赤色,去滓,秤净油三斤,放锅内下丹,不住手搅,令黑色,滴入水不散,及不粘手,下乳没末,再搅匀,如硬入油些少,以不粘手为度。

正骨通治方

治从高坠下,及一切伤折筋骨,瘀血结聚疼痛。

顽荆叶(一两) 白芷 细辛(去苗) 蔓荆子 桂心 川芎 丁皮 防风(去芦) 羌活(各半两)

上作一服,入盐半匙,连根葱五茎,浆水五升,煎取三升,去滓,通手淋洗痛处,冷即再易,避风处洗之。

正骨通治方

治诸疮口入风,为破伤风,项强,牙关紧急欲死者。

防风 南星(各一两)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童子小便一大盅,煎热调,不拘时服。

正骨通治方

治新旧诸疮,破伤中风,项强背直,腰反折,口噤不语,手足抽掣,眼目上视,喉中锯声,并皆治之。

麝香(另研,五分) 朱砂(一两) 生黑豆(二钱半) 草乌(三两半,烧存性)

上为细末,研匀,破伤风以酒调一钱,不拘时服,如出箭头,先用酒调一钱,就将此药粘贴箭疮上。

正骨通治方

治破伤风,止血定痛。

苍术(六两) 川乌(炮,去皮) 两头尖(炮,各四两) 草乌(炮,去皮) 防风 细辛(各二两半) 白术 川芎 白芷(各一两半) 蝎梢(微炒) 雄黄(各半两)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不拘时酒调下。如损骨折,乳香五钱。

正骨通治方

治破伤风。

金头蜈蚣(一个,去头足,炙) 草乌 天麻(各半两) 全蝎(一钱) 香白芷(三钱)

上为细末,每服半钱。如发热,茶清调下,发寒,温酒调下,不拘时服。

正骨通治方

治打扑伤损,金刀箭镞,伤处浮肿,用此。

紫金皮(醋炒) 南星 半夏 川当归 黄柏(盐炒) 草乌(炮) 川乌(炮) 杜当归 川芎 乌药 破故纸 川白芷(盐水炒) 刘寄奴 川牛膝 桑白皮(各等分)

上为细末,生姜薄荷汁兼水调敷肿处,或伤处皮热甚,加黄柏皮生地黄半两,有疮口者,勿封疮口,四边敷之。

正骨通治方

治伤骨节,不归窠者,用此麻之,然后下手整顿。

白芷 川芎 木鳖子 猪牙皂角 乌药 半夏 紫金皮 杜当归 川乌(各二两) 舶上茴香 草乌(和两) 木香(半两)

上为细末,诸骨碎骨折出臼者,每服一钱,好酒调下。麻倒不知疼处,或用刀割开,或用剪去骨锋者,以手整顿,骨筋归元端正,用夹板夹缚定,然后医治。或箭镞入骨不出,亦可用此药麻之,或铁钳拽出,或用凿凿开取出。若人昏沉后,用盐汤或盐水与服,立醒。

正骨通治方

治皮破筋断。

上用白胶香为末敷之。又方,金沸草根擂汁,涂筋封口,便可相续止痛。

正骨通治方

治折伤后,为四气所侵,手足疼者。

破故纸 骨碎补(去毛) 苍术(生用) 草乌(各半斤) 穿山甲(去膜,桑柴灰炒,泡起为度,柴灰亦可) 舶上茴香(炒,各六两)

上锄草乌半斤,用生姜一斤擂烂,同草乌一处淹两宿,焙干为末,酒煮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用酒或米汤送下,忌热物片时。

正骨通治方

治打伤损,手足疼痛不可忍者。

乳香(另研) 没药(另研,各三钱) 白芷(二钱) 肉桂(五钱) 白术(炒) 当归(炒) 粉草(各五钱)

上为细末研匀,每服二钱,不拘时酒调下。

正骨通治方

治乘马损伤,跌其脊骨,恶血流于胁下,其疼苦楚,不可转侧。

羌活 防风 肉桂(各一钱) 水蛭(炒烟尽,另研,半钱) 柴胡 当归梢 连翘(各二钱) 麝香(另研,各少许)

上作一服,水一盅,酒一盅,煎至一盅,去滓,入水蛭麝香末,调匀,不拘时温热服。

正骨通治方

治腰脊痛,或打扑损伤,从高坠下,留在太阳经中,令入腰脊或胫 臂腰中,痛不可忍。

地龙 官桂 苏木(各九分) 麻黄(七分) 黄柏 当归梢 甘草(各一钱半) 桃仁(九个)

上作一服,水二盅,煎至一盅,食前服。

正骨通治方

治跌扑损伤,疏利后用此药调理。

川芎 当归 芍药 黄 (各一钱半) 青皮 乌药 陈皮 熟地黄 乳香(另研) 茴香(各一钱)

上作一服,水二盅,煎至一盅,不拘时服。

正骨通治方

黄柏 黄芩 当归 赤芍药 黄 牡丹皮 生地黄 木鳖子 黄连 地骨皮 桑白皮甘草(各一钱半) 白芷 马蓼梢叶(生者一钱,火 过)

上用桐油三两,煎黄色,滤去滓,再煎油稍熟,入细白板松香一片,慢火煎,须频频柳枝搅匀,却入乳香没药虢丹各七钱,煎数沸,出火顷时,以少绵铺于前滤药滓布上,滤过,先用瓦钵满盛清水八分,却滤药于钵水中,将去清水中,如绷面状,绷三二百度,愈绷愈白,故名白药。常以清水浸,倾于冷地上,用物遮盖,勿令尘入,五七日一换水,刀斧一应金伤,最伤孔大小,取一块,填于伤孔中,以白纸护之,随手不疼,一日一换,五日生肉。筋断加杜仲续断各二钱,同煎。收疮口加龙骨半钱,碎了煎入药内。打损只敷于油纸上贴之即愈,却不须入接筋龙骨等剂。

正骨通治方

专治金伤,并折骨打扑伤损。

乳香 没药(各二钱) 败龟版(一两) 紫金皮(一两) 当归须 骨碎补 虎骨(酥炙,各半两) 穿山甲(火炮,少许) 半两钱(五个,如无,以自然铜火 醋淬代之)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如病沉服二钱,以好酒调服。损上者食后服,损下者食前服。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辟一切风冷,续筋骨。

锻石(二升,捣生地黄清蒿汁,和作团,火 赤,细研) 狗头灰(细研) 川芎 艾叶地松 蜜陀僧(各半两) 黄丹(一两) 麒麟竭(一两,细研)

上为细末研匀,密封之,每遇金疮傅之。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箭镞,不问轻重,并痈疽疖毒,用此傅之。

白芷 苍术 石膏(醋炒) 白胶香 乳香 没药 黄丹(各五钱)

上为末,用真麻油四两,桐油亦可,以黄蜡一两,先煎油,柳枝搅,次入白芷等煎少倾,却入白胶香石膏得同煎,试欲成珠,却入蜡同煎片时,用生布滤过,瓦器收藏,用油单纸摊之,损伤傅疮口,自然肉不痛,速愈。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

上五月五日平旦,使四人出四方,各于五里内采一方草木茎叶,每种各半把,勿令漏脱一事。日正午时,细切碓捣,并锻石极令烂熟一石,草断一斗,锻石先凿大实中桑树,令可受药,取药纳孔中,实筑令坚,仍以桑树皮蔽之,用麻油捣锻石极粘,密泥之,令不泄气。

又以桑皮缠之使坚牢。至九月九日午时,取出阴干,百日药成,捣之,日晒令干,便捣绢筛贮放。凡一切金疮出血伤折,实时以药封裹,治使牢,勿令动转,不过十日,即瘥,不肿不脓不畏风。若伤后数日始得药,须暖水洗,令血出,然后敷此药,大验。平时无事宜多合以备仓卒。金疮之要,无出于此。一方云∶采时不得回顾,任意摘取方回。入杵臼内,烂捣如泥,量药多少,以量入锻石和匀,取出拍成膏,日中曝干,遇用旋取捻碎,若刀斧伤干敷,取血止为度,得火伤冷水调开湿敷,蛇蝎犬鼠咬伤,先以温水洗,以津液调敷,疥疮先抓损以药末干贴,湿癣以醋调敷,其效如神。

正骨通治方

上用乳香没药各一皂子大,研烂,以小便半盏,好酒半盏,同药通口服,然后用花蕊石散,或乌贼鱼骨,或龙骨为末,敷疮口上,立止。

正骨通治方

上取葱白,热锅炒熟,遍敷伤处,顷即再易,其痛自止,但青叶亦可。

正骨通治方

治刀斧伤,血出不止,及多年恶疮。

上用多年锻石,细研鸡子清,调成团, 过候冷,再研细。若刀斧伤,掺之患处。若多年恶疮,以姜汁调敷。一方单用锻石掺患处裹定,并瘥。

正骨通治方

上取桑叶,阴干为末,干贴,如无,旋熨干为末敷之。一方用新桑叶研取白汁涂之,能合金疮。

正骨通治方

上用平胃散,以姜汁调敷。若急卒,只以生姜和皮烂捣,罨患处,止痛,截血,且无疤痕。

又方用海舡缝内,久年油灰,研碎掺之,佳。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内烂生蛆者。

上以皂矾飞过,干贴其中,即死。

正骨通治方

治刀刃所伤,内损大肠,及两胁肋,并腹肚伤破,大便从口中出。并中大箭透射,伤损肠胃。及治产后伤损,小肠并尿囊破,小便出无节止,此方神妙。饵至一服,其药直至损处,补定伤痕,隔日开疮口看之,只有宿旧物出,即无新恶物出。疮口内用长肉散子作捻子,引散药入疮里面,候长肉出外,其痕即自合。

地榆(八两,洗净,捣为细末) 绢(一疋,小薄者)

上用清水洗净,绢糊以炭灰淋清汁二斗,煮绢灰汁尽为度。绢以烂熟,擘得成片段,五寸至三寸,即取出压尽灰汁,于清水内洗三五度,令去灰力尽,重入锅内,以水二斗,入地榆末煎煮熟烂,以手捻看,不作绢片,取入砂盆研之,如面糊得所,分为二服,用白粳米粥饮调,空心服之,服了仰卧,不得惊动转侧言语。忌一切毒食,熟烂黄雌鸡白米软饭,余物不可食之。其余一服,至来日空心,亦用粥饮调服。其将养一月内,切须慎护。如是产后所伤,服一疋,分作四服,每服粥饮一中盏调服,日一服。

正骨通治方

上急以自己小便,淋洗三二次,立止,不妨入水。

正骨通治方

上以牛蒡叶贴之,永不畏风,亦不溃脓,及捣敷之。

正骨通治方

治刀箭伤筋断骨,止痛定血避风。

麒麟竭 白芨(各半两) 黄柏 密陀僧 白芷 白蔹 当归(炒) 甘草(炙,各一两)

上为细末,每用少许,干掺疮上,立效。

正骨通治方

治金刃弓弩所中,筋急不得屈伸。

败弩筋(烧作灰) 秦艽(去苗土) 杜仲(去皮,炙) 熟地黄(焙,各半两) 附子(炮,去皮脐) 当归(切焙,各一两) 大枣(三枚,取肉焙)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匕,温酒调下,空心日午夜卧各一服。一方有续断,无大枣。

正骨通治方

上取旋伏根捣汁,滴疮中,仍用滓敷疮上,封之,二七日即筋骨便续,更不用易。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肠出,宜用之。

磁石( 研) 滑石(研) 铁精(各三两)

上为细末,研匀,每服一钱匕,温酒调下,空心日午晚间各一服,仍以针砂涂肠上,其肠自收入。一方用白米饮调服。一方无铁精。

正骨通治方

上作大麦粥取汁,洗肠推内之,常研米粥饮之,二十日稍稍作强糜,百日后乃可瘥,草土当 在皮外。

正骨通治方

上以小麦三升,用水九升,煮取五升,绵滤过,候冷含喷疮上,渐入,以冷水喷其背,不宜多令人见,亦不欲令傍人语,又不可令病患知,或尚未入,取病患卧席四角,令病患举身摇,须臾肠自入,十日内食,不可饱,频食而少,勿使病患惊,惊则杀人。

正骨通治方

上以桑白皮作线缝之,更以热鸡血涂上,立愈。唐安藏剖腹,用此法效。

正骨通治方

治药毒箭头,在身未出。

雄黄(细研,二分) 粉霜(细研,半两) 蜣螂(四枚,研末,生用) 巴豆(三粒,去皮壳,别研如泥,生用)

上同研匀,以铜箸头取乳汁,涂点疮上,频频用之,七日疮熟,箭头自出。

正骨通治方

治毒箭所中。

上捣蓝汁一升饮之,滓敷疮上。若无蓝,取青布渍绞汁服之,并淋。疮中镞不出,捣鼠肝涂之,鼠脑亦得,用之即出。

正骨通治方

治毒箭。

上以贝子捣为末,每服一钱匕,温酒调下,不拘时,日三四服。此方治中毒,并金疮止痛。

正骨通治方

摩金疮上。

草乌尖 麒麟竭 茄子花 蔓陀罗子 蓖麻子(去壳,细研,各半两)

上为细末,调酒面如膏,疮口上涂摩之,箭头自出。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箭头在骨,远年不出。

牡丹皮(去心) 白蔹(各一两) 桑白皮(二两) 藿香叶 丁香 麝香(研,各一分)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匕,温酒调下,日三服,浅者十日,深者二十日,箭头自出。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箭镞在骨中,远年不出者。

蛴螬(五枚,干者) 蝼蛄(三枚,干者) 赤小豆(一分) 赤鲤鱼 (一两)

砂(一钱) 红花末(三钱)

上研细,以 研和丸,如绿豆大,如有疮口,只于疮口内 一丸,如无疮口,以针拨破内药,不过三丸至五丸,箭头自动,轻摇即出。

正骨通治方

蜣螂(自死者,十个) 土狗子(三个) 妇人发灰(少许)

上将蜣螂去壳,取白肉,与二味同研如泥用,生涂中箭处。如膏涂后内微痒,即以两手蹙之,其箭头自出。

正骨通治方

治箭镞不出。

雄黄(研) 蜣螂(研) 象牙末(各等分)

上为细末,炼蜜和丸,如黍米大,内疮口内,后细嚼羊肾脂摩贴之,觉痒,箭头自出。

正骨通治方

巴豆(三枚) 蜣螂(三枚)

上研涂所伤处,候痛定,微痒忍之,极痒不可忍,即撼动拔出,次用生膏药敷之,以黄油贯众五味子,以牛胆制风化锻石敷之,兼治恶疮。

夏候郸云∶初在润州得方,箭镞出后,速以生肌膏敷之。说者云∶兼治疮。郸得方后至洪州旅舍,主人妻患背疮呻吟,郸遽用此方试之,愈。

正骨通治方

磁石(生捣,研极细) 雄黄(研,各三分)

上同研匀,每用二钱匕,空心绿豆汁调服,十日后轻按便出,手足上用此药贴之,自出。

正骨通治方

上用天水牛一个,独角小者尤妙,用小瓶盛之,用硼砂一钱,研细,用水些少滴在内湿,自然化水,以药水滴伤处,箭头自然出也。

淮西总管赵领卫名寓殿,岩密之子,云仇防御方张,循王屡求不得,因奏知德寿,宣取以赐之,有奇效,与《杨氏方》中用巴豆蜣螂者,大率相似。

正骨通治方

上用鼠肝五具,细切烂,研敷之,兼以鼠脑髓,或鼠头血涂之,并良。亦治人针折在肉不出,并刀刃伤。

正骨通治方

治箭头在咽喉中,或胸膈中,及诸处不出者。

上捣牛膝,不拘多少为末,以热水调涂,箭头即出。若火疮伤久不瘥者,涂之亦效。

正骨通治方

上以白项蚯蚓十四条,内铜器中,次入盐一两,于日受曝,并化作汁,涂有箭镞并刃伤处,须臾痒,则出。

又方 治箭头及诸刀刃,在咽喉胸膈诸处不出者。

上嚼杏仁,不限多少涂之。一方研杏仁细敷之。

又方 治箭镞中伤在咽喉胸膈不出,及针刺不出者。

上用蝼蛄,即土狗虫,干者,浓煎汁滴上三五度,箭头自出。一方以蝼蛄脑十枚,细研涂疮上,亦出。

正骨通治方

出箭头。

鼠(一枚,熬取油) 蜣螂 皂角(烧灰) 定粉 龙骨(各一钱) 乳香(少许,另研)

上为细末,以鼠油和成膏,点药在疮口内,其上更用磁石末盖之,箭头自出。

正骨通治方

取针误入皮肤。

车脂(不以多少)

上成膏子者,好摊在纸上,如钱许,二日一换,三五次,其针自出,大有神效。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去血多,虚竭,此药内补。

当归(微炒) 川芎 干姜(炮) 川椒(去目并合口,炒出汗) 桂心 黄芩 桑白皮吴茱萸汤(浸,焙炒) 白芍药 甘草(炙,各半两) 肉苁蓉(四两,酒浸一宿,去皮炒干) 人参 黄 浓朴(去粗皮,姜汁炙令香熟,各二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前温酒调下,日三四服。一方有白芨,无黄芩桑白皮。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去血多,虚竭疼痛,羸弱内补。

黄 当归 白芷 川芎 干姜 黄芩 芍药 续断(以上各二两) 附子(半两) 细辛(一两) 鹿茸(酥炙,三两)

上为细末,每服五分匕,食前酒调下,日三服,稍增至方寸匕。一方无芍药。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血出,腹胀欲死。

蒲黄 生地黄(各一两半) 黄 当归 川芎 白芷 续断(以上各一两) 甘草(炙,三分)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匕,空心酒调下,日三四服,血化为水而下。若口噤,斡开口与之,仍加大黄一两半。

正骨通治方

治一切刀斧所伤,血出不止,并久患恶疮。

虎骨(炙研) 铅丹(火 令赤) 龙骨(研,各半两) 乳香(如皂子大,另研) 腻粉(研) 丹砂(研,各一钱) 麝香(少许,另研)

上研极细匀,一切疮以黄连汤或盐汤洗,拭干,掺药在疮上,不得衣粘着疮口。

正骨通治方

治金刃箭镞所伤,血出不止,及落马打伤,内绽血出。

白芨 白蔹 乳香(以上各一两) 锻石(半斤,远年者佳) 龙骨(半两) 黄丹(少许)

上为细末,入黄丹,研如淡红色,每用干掺患处,上用软纸,更用绢帛裹护,忌风水,干痂为妙。

正骨通治方

治一切刀伤,血出不止,收敛疮口。

南星(生) 槐花(炒) 郁金(以上各四两) 半夏(生用,二两) 乳香(研) 没药(另研,各二钱半)

上为细末研匀,每用干掺患处,忌水洗。

正骨通治方

龙骨(五色,紧者) 诃子(去核,各一两) 苎麻叶(须用五月五日午时采,阴干,半两) 白石脂(半两)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半,食远水调服之。如修合时,忌妇人鸡犬见。

正骨通治方

降真香末 五倍子末 铜末(是削下镜面铜,于乳钵内研细,等分)

上拌匀,傅损处。昔巡丰手击朱嵩碎首,用此而愈。

正骨通治方

上用生牛胆,入锻石末,候干,掺上即止。以腊月牛胆,入风化锻石,悬当风处,候干用。

正骨通治方

治毒疮血出不止。亦治疳疮。

上以五倍子生研为末,干贴,血立止。

正骨通治方

治刀斧伤并箭伤,血出不能止者。

麒麟竭(研) 没药(研) 自然铜( ) 南星(炮) 干姜(烧灰) 铜丹(炒黑)

腻粉 瓦藓(各一分) 麝香(少许)

上为细末,和匀,先以盐汤洗疮,却以烧葱捣汁涂,然后干掺疮上,三二次。

正骨通治方

金樱叶 嫩苎叶(各二两) 桑叶(一两)

上捣烂傅,若欲致远,阴干作末,用帛缚上,血止口合,名草蝎经进方。以五月五日或闭日收药,良。

正骨通治方

上用蝙蝠二枚,烧烟尽为末,以水调服方寸匕,令一日服尽,当下如水,血自消也。

正骨通治方

上于五六月收野苎叶,擂烂涂金疮上。如瘀血在腹,用顺流水擂烂服,即通,血皆化水,以死猪血试之可验。秋月恰无叶,可早收之。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烦闷。

生干地黄 白芷 当归(炒) 桃仁(去皮尖双仁,麸炒) 续断 黄芩 赤芍药 羚羊角屑 甘草(炙,各一两) 川芎 桂心(各三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前温酒调下,日三四服。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烦闷不得眠卧,疼痛。

白薇 枳实(麸炒) 辛夷仁 栝蒌根 赤芍药 甘草(炙,各一两) 酸枣仁(二两,微炒)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前温酒调下,日三四服。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弓弩箭中,闷绝无所识。

上用琥珀研如粉,以童子小便调一钱服,三服瘥。高祖时,宁州贡琥珀枕,碎以赐军士,傅金疮。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中风,寒水露肿,痛入腹。

上用蒲黄并旧青布,内在小口瓶中,烧取烟,熏疮,汗出愈。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中风痉,肢节筋脉拘急。

虎胫骨(酥炙) 当归(微炒) 败龟板(酥炙) 桃仁(去皮尖双仁,麸炒) 干蝎(微炒) 川芎(以上各一两) 黑豆(五合) 松脂(二两) 桂心(三分)

上先将松脂并黑豆炒令熟,后和诸药,捣为末,每服二钱,不拘时温酒调下。

正骨通治方

治因金疮中风,反强者。

大豆(六合) 鸡矢白(一合)

上炒令大豆焦黑,次入鸡矢白同炒,乘热泻于三升酒中,密盖良久,滤去滓,每服五合,如人行五里,更一服,汗出佳,未瘥即更作服之,汗出为度。服后宜吃热生姜粥投之。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中风,角弓反张。

生鸡子(一枚) 乌麻油(三两)

上先将鸡子打破,与麻油相和煎之,稍稠待冷,涂封疮上。

又方 治金疮中风痉欲死者,及诸大脉皆血出,多不可止,血冷则杀人。

上用生葛根一斤,锉碎,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每服热饮一小盏,日三四服。若干者捣为末,每服二钱,温酒调服。若口噤不开,但多服竹沥即止。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得风,身体痉强,口噤不能语,或因打破而得,及刀斧所伤得风,临死服此,并瘥。

上取未开葫芦一枚,长柄者,开其口,随疮大小开之,令疮大小相当,可绕四边闭塞,勿使通气。上复开一孔,取麻子油烛两条并捻。以葫芦口向下熏之,烛尽更续之,不过半日即瘥。若不止,亦可经一二日熏之,以瘥为度。若烛长不得内葫芦,可中折用之。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中风,角弓反张者。

上用蒜,四破去心顶一升,以无灰酒四升,煮蒜令极烂,并滓,每服五合,顿服之,须臾得汗则瘥。

正骨通治方

治金刃伤破见骨,中风口噤。

上用大豆,炒去腥,半熟,勿使太熟,五升,粗捣筛蒸一馈。顷,倾出盆中,以酒一斗五升淋之,绞去滓,每温服五合至七合,日二夜一,衣盖覆微汗出,别研生杏仁膏,敷于疮上,若脑髓出者难救。

正骨通治方

上取蜡,不以多少,熔化入盐少许,滴在疮上,或先以盐罨疮上,后熔蜡令热得所,灌疮中亦可。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中风掣痛,并手足不仁。

上用艾叶生熟者,令揉团得所,内瓦甑中,塞诸孔,独留一目以通气,熏蒸患处,良久,身体自知,立愈。

正骨通治方

治金刃箭伤,生肌长肉,定痛止血,诸疮敛口。

龙骨 滑石 枯矾 寒水石 乳香 没药 黄丹(炒,各半分) 轻粉(少许)

上为细末,每用干掺,外用膏药贴之效。

正骨通治方

治刀斧伤,辟风生肌止痛。

白芨 黄丹 陈锻石(风化) 桑白皮(各二两) 龙骨 南星 白附子(各一两)

上为细末,每用干贴之。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

陈锻石(二两) 黄丹(半两) 龙骨 密陀僧 桑白皮(各四两) 麝香(一钱,另研)

上为细末,干掺患处。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及一切打损疮。

胡粉 白芍药 薰陆香 干姜(炮,各一两) 油(四两) 黄蜡(二两)

上为细末,以油蜡相和,煎如膏,用贴疮上,日二换之。

正骨通治方

敛金疮,止疼痛。

上取刘寄奴为末,掺患处。一方治汤火疮,以刘寄奴为末,先以糯米浆鸡翎扫伤处,后掺药末在上,并不痛,亦无痕。大凡伤着,急用炒盐末掺之,护肉不坏,然后药敷之。

朱氏《集验方》云∶宋高祖刘裕微时,伐狄见大蛇,长数丈,射之伤,明日复至,闻有杵臼声,往视之,见青衣童子数人,于榛中捣药,问其故,答曰∶我王为刘寄奴所射,合药敷之。帝曰∶吾神何不死?答曰∶寄奴王者,不死不可杀。帝吒之皆散,收药而反。每遇疮敷之良验。寄奴高祖小字也。

正骨通治方

上生捣薤白,以火封之,更以为就炙,令热气彻疮中,干即易之,白色者好。亦治金疮中风,水肿痛。

正骨通治方

上以鸡内金,焙为末敷之,立止。

正骨通治方

治刀斧伤,止血定痛生肌。

上用晚蚕蛾,不以多少为细末,每用干贴于疮口上,以绵裹,不须再动,一上便可。

正骨通治方

治刀斧伤,止血定痛生肌。

密陀僧(半斤) 乌贼鱼骨 龙骨 白矾(枯,各二两) 桑白皮(一斤) 黄丹(一两)

上为细末,每用干掺患处,定血如神。

正骨通治方

治竹草刺疮,发肿作疼,伤时不曾出血,尽被恶毒瓦斯注,痛不止,夜卧不安。初破时其疮紫赤黑色,较时起三五重皮是也。

绿矾(半两,小便烧热,放矾于内,候冷取出,日干) 丹参(二钱半) 麝香(一字)

马兜铃根(一钱半)

上为细末,浆水洗净,疮口上敷贴,立效。

又方 治被刺入肉,或针棘竹木等,多日不出,疼痛。

人参(一两) 龙葵根(一把,净洗取皮) 醋(少许) 蜡月猪脂(一两)

上为末,和捣令匀,每用少许敷疮上,其刺自出。

正骨通治方

韭蓝青上捣置疮上,以火炙热彻,即愈。

又方上嚼豉,不以多少涂之,良。若治狐尿刺人者,当看豉中有毛为度,如无再敷之。

正骨通治方

上烂研蓖麻,以绢帛衬伤处,然后敷药,时时看觑。若觉刺出即拔,恐药太紧,并好肉努出也。一方不用绢衬。

正骨通治方

治一切金木竹所伤。

上用牛蒡叶恶实,是六七月收者,风干炒末,每用干掺,不得犯别药。如经暑月,蝇虫下蛆在疮上,或因肌肉生合有成窍子者,即用杏仁研成膏,手捻作条子,入在窍内,其蛆虫自出。

正骨通治方

上用鲤鱼目烧灰,研敷患处,汗出即愈。诸鱼目皆可用, 鱼目尤佳。

正骨通治方

治刺入肉疼闷,百理不瘥。

上以松脂敷疮上,以帛裹三五日,当有根出,不痛不痒,不觉自落,甚良。

正骨通治方

上刮指甲末,同酸枣仁捣烂,唾调涂上,次日定出。一方用酸枣核烧为末服之。

又方 治乌雄鸡刺在肉中不出者,及治竹木针刺。

上用乌鸡尾翎二七茎,烧作灰,以乳男子奶汁,和封疮口,其刺即出。

正骨通治方

治恶刺入肉。

上用桂去粗皮,捣为末,熔黄蜡丸,看病大小,置疮内,湿纸三五重搭盖,以火 ,候药丸熔入肉,其刺自出。如无刺所伤者,尤见愈速。

正骨通治方

治金疮杖疮,神效。

乳香 没药 川芎 自然铜(以上各七钱) 当归 羌活 独活 川牛膝 石膏 刘寄奴黑牵牛 黄柏皮 破故纸 白胶香 生地黄 熟地黄 赤芍药 白芍药 紫金皮 黄丹白芷(以上各五钱) 黄蜡(一两) 清油(四两)

上除胶香丹蜡外,余药为末,入油内煎,以柳枝不住手搅,试将成膏,却入三味,更试成膏,以生布滤净,以瓦器盛水,倾在水中,用萆摊开,贴疮孔,深者捻成膏条,穿成孔中,不问浅深放疮上。如作热,加轻粉片脑朴硝入膏内贴之。

正骨通治方

片脑 麝香(各五分) 龙骨 密陀僧 胭脂 轻粉 乳香 没药 寒水石(炒,各一钱)

上为细末,干掺疮上,四边以生面糊围定,次用绯红绢帛贴之。

正骨通治方

治杖疮肿痛。

大黄 黄连 黄柏 黄芩(以上各三钱) 乳香(另研) 没药(另研,和一钱) 片脑(少许)

上为细末研匀,冷水调摊绯绢上贴之。

正骨通治方

血竭 轻粉 干胭脂 密陀僧 乳香 没药(各等分)

上研细末,先以冷水洗净,拭干,以猪脂调搽,红纸贴之愈。

正骨通治方

治杖疮,热毒疼痛。

龙脑(一字) 轻粉(一钱半) 麝香(半钱) 密陀僧(二钱) 黄丹(一两)

上为细末,每用干掺上,用青帛贴之,内留一孔。

正骨通治方

轻粉 血竭 密陀僧 干胭脂(各一钱) 乳香(二钱)

上研细,每用干掺,仍以膏药贴之。

正骨通治方

治杖疮金疮, 扑皮破汤火伤,久年恶疮。

川郁金(三两) 生地黄(二两) 粉草(一两) 腊猪板脂(一斤)

上锉细,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