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六十九

诸毒门(附论)

凡入跋涉山川,不谙水土,人畜饮啖,误中于毒,素不知方,多遭其毙,岂非枉横耶?

然而大圣久设其法,以救活之,正为贪生者乐,忽而不学,一朝逢遇,便自甘心,竟不识其所以。今述神农黄帝解毒方决,好事者少留意焉。

诸毒通治方

治一切药毒,菰子毒鼠莽毒,恶菌瘴,金石毒,瘟疫,死牛马肉毒,河豚毒,时行瘟疫,山岚瘴疟,急喉闭缠,喉风脾病,黄肿赤眼,疮疖冲冒,寒暑热毒上攻,或自缢溺水,打扑伤损,痈疽发背未破,鱼脐疮肿,汤火所伤,百虫犬鼠蛇伤,男子妇人或中颠邪狂走,鬼胎鬼气,并宜服之。凡人居家或出入,不可无此药,真济世卫家之书。如毒药岭南最多。若远宦岭表,才觉意思不快,便服之即安。二广山谷间,有草曰胡蔓,又名断肠草,若以人急水吞之急死,缓水吞之缓死。又取毒蛇杀之,以草覆上,以水洒之,数曰菌生其上,取为末,酒调以毒,始亦无患,再饮酒即毒发立死。其俗淫妇人,多自配合,北人与人情分相好,多不肯逐北人回,阴以药置食中,北人还即戒之曰∶子某年来。若从其言,即复以药解之,若过期不往必死矣,名曰定年药。北人届彼亦宜志之。若觉中毒,四大不调,即便服之,或于鸡豚鱼羊鹅鸭等肉,下药复食,此物即触发其毒。若服此药一粒,或吐或利,随手便瘥。昔有一女子,久患劳瘵,病为尸虫所噬,磨一粒服之,一时久吐,下小虫千余条,一大者正为两段,后只腹苏合香丸半月,遂无如常,至牛马六畜中毒,亦以此救之,无不效。

文蛤(五两,取有黄色者,捣碎洗净,本草云∶五倍子一名文蛤) 山茨菇(二斤) 续随子(去苗研细 以纸里压去油,研,一两) 红叶大戟(一两半,净洗) 麝香(三钱,研)

上各研为细末和匀,以糯米粥为剂,每料分作四十粒,于端午重阳七夕合,如欲急用辰日亦得,于木臼中,杵数百下,不得令妇人孝子不具足人鸡犬之类见之,切宜秘惜,不可广传,轻之无效。如痈疽发背未破之时,用冷水磨涂痛处,并磨服良久,觉痒立消。阴阳二毒,伤寒心闷,狂言乱语,胸膈壅滞,邪毒未发,及瘟疫山岚瘴气,缠喉风,冷水入薄荷一叶,同研下。急中颠邪,喝叫乱走,鬼胎鬼气,并用暖无灰酒下。自缢落水死,心头暖者,及惊死鬼迷,死,未隔宿者,并冷水磨灌下。蛇犬蜈蚣伤,并用冷水磨涂伤处。诸般疟疾不问新久,病发时煎桃柳枝汤磨下。小儿急慢惊风,五疳八痢,蜜水薄荷一叶同磨下。牙关紧急,磨涂一丸,分作三服,量大小与之。牙痛,酒磨涂,及含药少许吞下。汤火伤,东流水磨涂伤处。打扑伤损,炒松节无灰酒下。年深日近头疼,太阳疼,用酒入薄荷叶磨涂于两太阳穴上。诸般痫疾,口眼歪斜,眼目掣眨,夜多唾涎,言语謇涩,卒中风,口噤牙关紧急,筋脾紧急,骨节风邪,手脚痛疼,行步艰辛,四肢风麻作痛,并用酒磨下,有孕妇入不可服。

诸毒通治方

凡始觉中毒,意思不快,胸腹脏闷,即服此药,毒瓦斯不聚。

好青黛 雄黄(各等分)

上研细令匀,每服二钱,新汲水调下。

诸毒通治方

干道五年,襄阳有劫盗将死,而特旨贷命,数曰前,州牧虑其出为人害,既受以刑,以生漆涂其两眼,同行到狱门,已目不见物,寄禁长林差役以符传送,适有老叟以事在狱中,怵而语之曰∶汝明日去时,倩送者在近右急寻蟹捣碎,滤汁滴眼内,漆当随汁流散,疮亦愈矣。如其言访得一小蟹用之,留三日而行,目睛好,略无损,予外婿朱唏硕,时以当阳尉揖邑令亲见之。

诸毒通治方

陈斋郎,湖州安吉人,因涉春渴,掬涧水两口咽,数日觉心脏腹痛,日久疼甚,服药皆诊之云∶心脾饮毒,今心脉损甚。斋答云∶去年涉春渴,饮涧水得此病。医云∶吃却蛇在涧边遗下不净,在涧水内,蛇已成形,在腹中食其心而痛也。遂以水调雄黄服之,果下赤蛇数条,皆能走。

诸毒通治方

解世间不测一切毒。

山豆根 山茨菇 绿豆粉(各三两) 板蓝根 土马棕 黄柏子 紫河车 续随子仁 木通盆硝 蔻仁 五味子 薄荷 贯众 寒水石 白僵蚕 干葛 雄黄 百药煎(各二两)

茜草根 大黄 朱砂(各一钱) 麝香(半两) 甘草(四两)

上为细末,蒸饼和丸,如弹子大,以螺青三两和匀,留一半为衣,每服半丸,用生姜蜜水化下。

诸毒通治方

上以知母连根叶捣作末服之。亦可服水捣取汁饮二升,夏月出行,多取此屑自随,欲入水,先取少许投水上流便无畏,兼辟射工。亦可和水作汤浴之,甚佳。

诸毒通治方

上用生苍耳七个,白矾两皂子许,嚼涂咬处,须男子嚼之,余药敷肿处。

诸毒通治方

解砒毒等。

上用白扁豆,不以多少为细末,入青黛等分,细研,再入甘草末少许,巴豆一枚,去壳不去油,别研为细末,取一半入药内,以砂糖一大块,水化开,添成一大盏饮之,毒随利去后,却服五苓散之类。

诸毒通治方

解药毒蓝根(锉,一握) 芦根(锉,一握) 绿豆(研,一分) 淀脚(研,二合)

上先将二根以水一碗,煎至七分去滓,次入后二味和匀,分三服,或一二服利下恶物,不用再服。

诸毒通治方

凡中药毒,即令食生黑豆数粒,食之闻腥者即非虫毒也。若是吐逆躁烦,服药须极冷,即解也。

甘草(一两,生用) 白面(半两,生用) 延胡索(一两)

上锉细,每服半钱,水一盏,煎至六分,去滓放冷,细细呷之。

诸毒通治方

上为生姜汁或干姜汁服之良。唐崔魏公季 夜暴亡,有梁新闻之,乃诊之云∶中食毒。

仆曰∶常好食竹鸡,竹鸡多食半夏苗,必是半夏毒,命生姜捩汁而灌之活。浙人王夫人,忽日面上生黑斑数点,曰久满脸俱黑,遍求医治,不效。忽遇一草泽医人云∶夫人中食毒,治之一月平复。后求其方,止用生姜汁服之。问其故,云∶食斑鸠,盖此物常食半夏苗,中毒以姜解之。

诸毒通治方

上用猪膏大豆汁戎盐蓝汁服之。一方用盐汤煮猪膏巴豆饮之。一方用大小豆汁服之,并瘥。

诸毒通治方

治食莨菪闷乱,如卒中风,或似热盛狂病,服药即剧上以甘草汁或蓝青汁饮之,即愈。

诸毒通治方

上用甘草汁同蓝汁饮之,即愈。

解钩吻毒方 治钩吻毒,困欲死,面青口噤,逆冷身痹。《肘后方》云∶钩吻茱萸食芥相似,而所生之旁无他草。又茎有毛,误食之杀人。

上用荠 八两, 咀,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如人体冷,服五合,日二夜三,浓服为妙。一方煮桂汁饮之。一方饮葱汁佳。

诸毒通治方

上以豆豉浓煎汤饮之。亦治服药过剂,心中烦闷。

诸毒通治方

其证口干,两脸赤,五心热,利不止,药不效。

上用芭蕉根叶,研取自然汁服,利止而安。

诸毒通治方

上用枯莲房壳,带梗阴干, 咀,煎水二三碗灌之,如无,用荷叶中心蒂,或用藕节煎汤一碗,温冷灌之,毒即散。

诸毒通治方

其证烦躁如狂,心腹搅痛,头旋欲吐不吐,面色青黑,四肢逆冷,命在须臾不救。

上用绿豆半升,捣去滓,以汲水调,通口服。或用真靛花二钱,分二服,以井花水浓调服之。又方治闷绝心头温者,新汲水调水粉服之,如神。

诸毒通治方

上用防风浓煎汤服之,立瘥。

诸毒通治方

上用白扁豆,生晒干,为细末,新汲水调下二三钱,已痊,医者高照一子无赖,父笞之,遂服砒霜自毒,大泻利,腹脏欲裂,予教以水调服,随所欲与之,不数碗即安。

诸毒通治方

王仲礼嗜酒,壮岁时疮渣发于鼻,延于头心,甚恶之,服药勿效。僧法满使服何首乌丸,当用二斤,适坟仆识草药,乃掘得之,其法忌铁器,但于砂钵中藉黑豆蒸熟,既成香味可人,念所蒸水必能去风证,以KT 面,初觉极热,渐加不仁,至晚大肿,眉目耳鼻浑然无别,望之者莫不惊畏。主之母高氏曰∶凡人感风邪,非一日积,吾儿遇毒,何至于是,吾闻山豆根 赤小豆 黑蛤粉 生姜汁上急命仆捣捩姜汁,以上三味为末调敷之,中夜肿消,到晓如初,盖先服何首乌,择焉不精,为野狼其毒杂其中,以致此挠也。

诸毒通治方

服附子过多,而觉头重如斗,唇裂血流,急求黑豆绿豆各数合嚼之,及浓煎黑豆绿豆汤并饮。服风药多,闷乱不省,醋醯浓煎甘草,同生姜自然汁顿饮之。又方以螺青细研,新汲水调下。

治药中有巴豆,下利不止干姜 黄连(微炒,各一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水调下。如人行五里再服。

又方治同前上煮绿豆汤冷服之瘥。

诸毒通治方

疗石毒卒发者,栗栗如寒,或欲食,或不欲食。若服紫石英发毒者,亦热闷昏昏喜卧,起止无力,或寒,皆是脏腑气不和,以此治之。

荠 (四两) 茯苓 黄芩 芍药(各二两) 蔓菁子(一升) 蓝子 人参 甘草(炙,各一两)

上 咀,以水一斗,先煮蔓菁子,取八升,去滓,内余药,煎取三升,分三服,日三若虚弱人加人参一两。若上气加茯苓荠 各一两,甚良。

诸毒通治方

黄连(去毛) 甘草(生锉,各一两)

上锉碎,以水三盏,煎取二盏,去滓,时时饮之。

诸毒通治方

上用盐半两,以冷水搅匀,令澄,旋旋服之。

诸毒通治方

上用紫石英为细末,每服一钱匕,温水调下,连三服。

诸毒通治方

治中金石药毒。

上用黑铅一斤,以甘锅溶作汁 ,投酒一升,如此十数回,候酒至半升,去铅顿服之,效。一方以井水磨下,解砒毒。

诸毒通治方

上以地浆服之,甚效。

诸毒通治方

上并用石蟹,以熟水磨服。

诸毒通治方

上用荠 汁生服,良。

诸毒通治方

上以蚌肉食之,良。

诸毒通治方

上以萝菔啖之。昔有婆罗门僧东来,见食麦面者云∶此大热,何以食之?又见食中有萝菔,云∶赖有此以解性。自此相传,食面必啖萝菔。

诸毒通治方

荠 甘草(生用,各二两)

上细锉,以水五盏,同煎取二盏,停冷去滓,分三服。一方解一切药毒,加蜜少许,同煎服之。

诸毒通治方

上用紫苏浓煎汁,加杏仁泥服之,即散。

诸毒通治方

上用生萝卜煎汤,如非时无萝卜,用子煎汤亦可。有人好食豆腐,因中其毒,医治不效,偶更医,医至中途,适见做豆腐之家夫妇相争,因问云∶今早做豆腐,妻误将萝卜汤置腐锅中,今豆腐不成。盖豆腐畏萝卜也。医得其说,至病家,凡用汤使,俱以萝卜煎汤,或调或咽,病者遂愈。

诸毒通治方

上用曲末,加少木香末,盐汤调服,口有酒香,食积去矣,大治酒积甚妙。

诸毒通治方

治因食中毒。

上将灶底当釜直下,掘取赤土为细末,以冷水调,随多少服之。或以犀角水磨取汁饮,亦治食六畜肉中毒,大效。

诸毒通治方

昔有人夜间饮水,误吞水蛭入腹,缢停日久,必生下小蛭,即食人肝血,腹痛不可忍,面目黄瘦,全不进食,若不早治,即令人死。

上用田中干泥一块,以小死鱼三四个,同猪膏溶油搅匀,用巴豆十粒,去皮膜,拌入泥内,研烂和丸,如绿豆大,用田中冷水吞下十丸,小儿服三丸至五丸,须臾大小水蛭一时皆泻出,却以《局方》四物汤加黄 煎服,生血补理。

诸毒通治方

治食鱼脍不消生瘕,常欲食脍者。

獭骨肝肺 大黄(各八分) 芦根 鹤骨(各七分) 桔梗(五分) 干姜 桂心(各四分) 斑蝥(二十一枚,炙)

上为细末,炼蜜和丸,酒服十丸至十五丸,日再瘥。

治食狗肉不消,心下坚,或腹脏,口干大渴,心急发热,狂言妄语,或洞下方上用杏仁一升去皮研,以沸汤三升和绞汁,三服,狗肉原片,皆出净,良验。

诸毒通治方

凡物肝腑,不可轻啖,自死者弥勿食之。

上用豆豉,以水浸,绞取汁,旋服之。

诸毒通治方

五倍子 白矾上等分为细末,水调服之。

诸毒通治方

上取故头巾垢一钱匕,热汤中烊服之,亦治卒心痛,以煮汤取汁饮之,头巾即缚发帛也。又方饮豉汁数升良。

治食狗肉不消,心下坚,或腹脏口干,或发热不语上以芦根煮汁饮之。

诸毒通治方

上以入乳汁合豉浓汁服之,神效。

诸毒通治方

昔有村店妇人,因用火筒吹火,不知筒内有蜈蚣藏焉,因以吹火,其蜈蚣惊逆窜人喉中,不觉下胸腹,救人无措手。适有人云∶取讨小猪儿一个,断喉取血食之,灌以清油,取吐即愈。

疗食蕈并菌中毒致杀人者,及疗枫菌食之,令人笑不止者,此皆治之。盖菌种类不一,往往蛇虺毒瓦斯所熏蒸而成耳。

上掘地作坑,以新汲水投坑中搅之,乘混浊取出,以绢滤过,用瓷器盛,每服时调转,饮一盏至三盏,当效。

诸毒通治方

上有芫花生者为末,每服一钱,新汲水下,以利为好。

诸毒通治方

崇宁间,苏州太平山白云∶寺,五僧行山间,得蕈一丛甚大,摘而煮食之,至夜发吐,三人急采鸳鸯草生啖,遂愈。二人不甚肯啖,吐至死。此草藤蔓而生,对开黄白花,傍水根据山处皆有之,治痈疽肿毒尤妙。或服或敷,今人谓之金银花,又曰老翁须,本草名忍冬草。

诸毒通治方

治蛊毒,宋嘉 中,范吏部道为福州守曰,揭一方于石云∶凡中蛊毒,无论年代近远,但煮一鸭卵插银针于内,并噙之,约一食顷,取视钗卵俱黑,即中毒也,其方用五倍子(二两) 硫黄(末一钱) 丁香 木香 麝香 轻粉(各少许) 糯米(二十枚) 甘草(三寸,半生半炙)

上用水十分,于瓶内煎七分,候药面生皱皮,为熟绢滤去滓,通口服,病患平正仰卧,令头高,觉腹中有物冲心者,三次后得大吐,出一盆桶盛之,如 鱼之类,乃是恶物,吐后饮茶一盏,泻亦无妨,旋煮白粥补,忌生冷油腻 酱十日,后服解毒丸三五丸,经旬平复。

诸毒通治方

治蛊毒败鼓皮 蚕蜕纸(各烧存性) 刺猥皮 五倍子 续随子 朱砂(研) 雄黄(研,各等分)

上为细末,糯米稀糊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七丸,空心服,熟水送下。

诸毒通治方

治蛊毒及虫蛇畜兽毒。

雄黄 明白矾(生用,各等分)

上于端午日合研细,熔黄蜡和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七丸,念药王菩萨药上菩萨七遍,白汤送下。

诸毒通治方

治中蛊毒,令人腹内坚痛,面目青黄,病变无常。

蜜(一碗) 猪骨髓(五两,研)

上同煎令熟,分作十服,日三服,即瘥。

治蛊毒及金蚕蛊毒方凡中毒者,先以白矾末令尝,不觉涩而味甘,次食黑豆不腥,乃中毒也,即浓煎石榴根皮汁饮之,不下即吐出虫皆活,无不愈者。李晦之云∶凡中毒以白矾茶芽捣为末,冷水饮之。

诸毒通治方

治五种蛊毒,及草蛊术,在西凉处及岭南人,若行此毒,入人咽刺痛欲死者。

上用马兜铃根一两,细锉,以水一盏,煎至七分,去滓空心顿服,当时吐出蛊,未吐再服,以快为度。一方以苗为末,温水调服。一方用根捣末,水服方寸匕。

诸毒通治方

上用鳗鲡鱼干末,空心服之,三五度瘥。一方烧炙令香,食之尤佳,其鱼有五色纹者良。

诸毒通治方

治食中有蛊毒,腹内坚痛,面目青黄瘦瘁,淋露骨立,病变无常。

铁精(乃 铁炉中,如尘紫色,轻者为佳,不拘多少)

上为细末,以生鸡肝捣和丸,如梧桐子大,曝干,每服五丸至七丸,温酒下。

诸毒通治方

上用山豆根,不以多少,密遣人和水研已,禁声服少许,不止再服。

诸毒通治方

治蛊毒下血,如烂肉片,心腹 痛,如有物啮。若不即治,蚀人五脏乃死。

槲木(北阴白皮) 桃根白皮(各四两,并细锉) 猥皮灰 乳发灰(各一两) 火麻子汁(五升)

上先以水五盏,煮槲皮桃根皮取浓汁二盏,和麻子汁,每服暖汁一盏,调猥皮灰发灰二钱匕,令患人少食旦服,须臾用水一盆,以鸽翎引吐于水中,如牛涎,诸蛊并出。

诸毒通治方

蓖麻(一粒,去皮) 朴硝(一钱)

上细研,作一服,新汲水调下,连作二三服效。

诸毒通治方

治蛊毒下血,或腹痛,或不痛,百治不效,烦渴不止。

臭椿根(东引佳,白皮,蜜炙焙干) 地榆(各半两)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热米饮调下。

诸毒通治方

治蛊毒吐血,或下血如烂肝。

上用苦瓠一枚,切以水二大盏,煎取一盏,去滓,空心分温二服,吐下蛊即愈。《范汪方》云∶苦瓠毒当临时量用之。《肘后方》云∶用苦酒一升,煮令消饮之,神验。一名苦葫芦。

诸毒通治方

昼夜出血石余,四脏皆损,惟心未毁,或鼻破待死者。

上以桔梗捣屑,以酒服方寸匕,日三服,不即下药者,以物拗口开灌之,心中当烦,须臾自定,服七日止,当猪肝脏以补之,神良。

诸毒通治方

治中蛊毒吐血雄黄(一分,研) 伏龙肝(研,半两) 斑蝥(去足翅,糯米炒,十四枚,去糯米) 獭肝(各枣大,炙)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匕,空心以酪浆调下,或吐蛤蟆及蛇虫等出,是效。

诸毒通治方

治中蛊吐血。

上用小麦面二合,分为三服,以冷水调下,半日服尽,当下蛊即瘥。

诸毒通治方

南方有蛊毒之乡,于他家饮食,即以犀角搅之,白沫竦起,即为有毒,无沫者即无毒也。

广南卫生方桃生 烟蔓草并叶如茶,其花黄而小,凡一叶入口,百窍溃血,人无复生。

广西愚民私怒,茹以自毙,家人觉之,即取抱卵不生鸡儿,细研,和以麻油,扶口灌之,乃尽吐出恶物而苏,少时不可救矣。如人误服此药者,止以前法解之。

诸毒通治方

雷州民康材妻为蛮巫林公荣用鸡肉桃生,值商人杨一者善医疗,与药服之,才食顷,吐积肉一块,剖开,筋膜中有生肉存,已成为鸡,头尾嘴翅悉稍似。康诉于州,州捕林至狱,而呼杨生令具疾证用药,其略云∶凡吃鱼肉瓜果汤茶,皆可桃生,初即觉胃腹稍痛,明日渐加刺满,十日则物生即动,上则胃痛,沉下则腹痛,积以瘦瘁,此是候也。昔陈可大知广庆府,胁下忽肿起,如生痈疖状,顷刻间其大如碗,识者云此中桃生毒也。候五更以绿豆细嚼试,若香甜则是,已而果然,乃用此方。

上用升麻为末,用冷水调二钱服之,遂洞下泻出,肿即消,续煎平胃散调补。若在上膈则取之,其法用热茶一瓯,投胆矾半钱于中,候矾化尽,通呷,服良久,以鸡翎探喉中,即吐出毒物,在下膈则泻之,以米饮调郁金末三钱,毒则泻下,乃碾人参白术末各半两,同无灰酒半升,入瓶内慢火熬半日,待酒熟取出,温服之,日一杯,五日乃止,然后饮食如故。

诸毒通治方

治中水毒溪毒,如伤寒状。

葱白(一握,切) 豉(半升) 葛根(二两) 升麻(三分)

上锉如豆大,每服四钱匕,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不拘时温服,移时再服。

诸毒通治方

治中水毒溪毒,如伤寒状。

上用五加皮研为细末,每服一钱匕,酒一盏调下,日二夜一,粥饮调亦得。一方以五加根烧研为末,水调服。

诸毒通治方

治中水毒溪毒,下部虫蚀生疮。

上用牡丹皮为细末,每服二钱匕,酒一盏调下,日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