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第十二

茯苓

味甘,平,无毒。主胸胁逆气,忧恚、惊邪、恐悸,心下结痛,寒热,烦满,咳逆,止口焦舌干,利小便,止消渴,好唾,大腹淋沥,膈中淡水,水肿淋结,开胸腑,调脏气,伐肾邪,长阴,益气力,保神守中。久服安魂魄、养神、不饥、延年。一名茯菟。其有抱根者,名五劳、七伤,口干,止惊悸,多恚怒,善忘,开心益智,安魂魄,养精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采,阴干。

马间为之使。案药名无马间,或者马茎,声相近故也。得甘草、防风、芍药、紫石英、麦门冬共疗五脏。恶白蔹。

畏牡蒙、地榆、雄黄、秦胶、龟甲。今出郁州,彼土人乃故斫松作之,形多小,虚赤不佳。

自然成者,大如三、四升器,外皮黑细皱,内坚白,形如鸟兽龟鳖者,良。又复时燥则不水。作丸散者,皆先煮之两三沸,乃切,曝干。白色者补,赤色利,俗肠而开心。

调营而理胃,上品仙药也。善能断谷不饥。为药无朽蛀。

吾尝掘地得昔人所埋一块,计应卅许年,而色理无异,明其全不朽矣。其有衔松根对度者,为茯神,是其次茯苓后结一块也。仙方唯云茯苓,而无茯神。为疗既同,用之亦应无嫌。

〔谨马刀为茯苓使,无名马间者,间字草书,似刀字,写人不识,讹为间耳。陶不悟,云是马茎,谬矣。今大山亦有茯苓,白实而块小,不复采用。今第一出华山,形极粗大。雍州南山亦有,不如华山者。

琥珀

味甘,平,无毒。主安五脏,定魂魄,杀精魅邪鬼,消瘀血,通五淋。生永昌。

旧说云是松脂沦入地,千年所化,今烧之亦作松气。俗有琥珀中有一蜂,形色如生。《博物非实。此或当蜂为松脂所粘,因堕地沦没耳。有煮 鸡子及青鱼枕作者,并非真,唯以拾芥为验。俗中多带之辟恶。刮屑服,疗瘀血至验。《仙经》无正用,惟曲晨丹所须,以赤者为胜。今并从外国来,而出茯苓处永无有。不知出琥珀处,复有茯苓以否?

〔谨案〕 ,味甘,平,无毒。古来相传云∶松脂千年为茯苓,又千年为琥珀,又千年为 。然二物烧之,皆有松气,为用与琥珀同,补心安神,破血尤善。状似玄玉而轻,出西戎碛中得者,大则方尺,黑润而轻,烧作腥臭,高昌人名为木 ,谓玄玉为石 。洪州土石间得者,烧作松气,破血生肌,与琥珀同。见风拆破,不堪为器量。此二种及琥珀,或非松脂所为也。有此差舛,今略论之。

松脂

味苦、甘,温,无毒。主痈疽、恶疮,头疡、白秃,疥瘙、风气,安五脏,除热,胃中伏热,咽干,消渴,及风痹死肌。练之令白。其赤者主恶风痹,久服轻身,不老、延年。一名松膏,一名松肪。生大山山谷。六月采。松实,味苦,无毒温。主风痹,寒气,虚羸、少气,补不足。九月采,阴干。松叶,味苦,温。主风湿痹疮气,生毛发,安五脏,守中,不饥、延年。松节,温。主百节久风、风虚,脚痹、疼痛。松根白皮,主辟谷不饥。

采炼松脂法,并在服食方中,以桑灰汁苦酒煮辄,内寒水中数十过,白滑则可用。其有自流出者,乃胜于凿树及煮膏也。其实不可多得,唯叶止是断谷所宜尔。细切如粟,以水及面饮服之。亦有阴干捣为屑、丸服者。人患恶病,服此无不瘥。比来苦脚弱人,酿松节酒,亦皆愈。松柏皆有脂润,又凌冬不凋,理为佳物,但人多轻忽近易之耳。

〔谨案〕松花,名松黄,拂取似蒲黄,正尔酒服轻身,疗病云胜皮、叶及脂。其子味甚甘,经直云味苦,非也。松取枝烧其上,下承取汁名 ,主牛马疮疥为佳。树皮绿衣名艾纳,合和诸香烧之,其烟团

柏实

味甘,平,无毒。主惊悸,安五脏,益气,除风湿痹。疗恍惚、虚损,吸吸历节,腰中重痛,益血,止汗。久服令人润泽、美色,耳目聪明,不饥、不老,轻身、延年。生太山山谷。

柏叶尤良。柏叶,味苦,微温,无毒。主吐血,衄血,痢血,崩中,赤白,轻身益气,令人耐风寒,去湿痹,止饥。

四时各依方面采,阴干。柏白皮,主火灼,烂疮,长毛发。

牡蛎、桂、瓜子为之使,恶菊华、羊蹄、诸石及曲。柏叶、实亦为服食所重,炼饵别有法。柏处处有,当以太山为佳,并忌取冢墓上也。虽四时俱有,而秋夏为好,其脂亦入用。此云恶曲,人有以酿酒无妨,恐酒米相和,异单用也。

〔谨案〕柏枝节,煮以酿酒,主风痹、历节风。烧取 ,疗 疥及癞疮尤良。今子仁唯出陕州、宜州为胜。太山无复采者也。

菌桂

味辛,温,无毒。主百疾,养精神,和颜色,为诸药先聘通使。久服轻身不老,面生光华媚好,常如童子。生交趾、桂林山谷岩崖间。无骨,正圆如竹。立秋采。

交趾属交州,桂林属广州,而蜀都赋云∶菌桂临崖。今俗中不见正圆如竹者,唯嫩枝破卷成圆,犹依桂用,恐非真菌桂也。《仙经》乃有用菌桂,云三重者良,则判非今桂矣,必当别是一物,应更研访。

〔谨案〕菌者,竹名;古方用筒桂者是,故云三重者良。其筒桂亦有二、三重卷者,叶似柿叶,中三道文,肌理紧薄如竹,大枝小枝皮俱是菌桂。然大枝皮不能重卷,味极淡薄,不入药用,今惟出韶州。

牡桂

味辛,温,无毒。主上气咳逆,结气,喉痹,吐吸,心痛,胁风,胁痛,温筋通脉,止烦出汗,利关节,补中益气,久服通神,轻身、不老。生南海山谷。南海郡即是广州。今俗用牡桂,状似桂而扁广殊薄,皮色黄,脂肉甚少,气如木兰,味亦类桂,不知当是别树,为复犹是桂生,有老宿者耳,亦所未究。

〔谨案〕《尔雅》云∶ ,木牡桂,即今木桂,及单名桂者,是也。此桂花子与菌桂同,唯叶倍长,大小枝皮俱名牡桂。

然大枝皮肌理粗虚如木兰,肉少味薄,不及小枝皮也。小枝皮肉多,半卷。中必皱起,味辛美。一名肉桂,一名桂枝,一名桂心。出融州、柳州、交州甚良。

味甘、辛,大热,有毒。主温中,利肝肺气,心腹寒热,冷疾,霍乱,转筋,头痛、腰痛嗽、鼻 ,能堕胎,坚骨节,通血脉,理疏不足,宣导百药,无所畏,久服神仙,不老。生桂阳。二月、七、八月、十月采皮,阴干。

得人参、麦门冬、甘草、大黄、黄芩调中益气,得柴胡、紫石、干地黄疗吐逆。案《本经》唯有菌桂、牡桂,而无此桂,用体大同小异,今俗用便有三种。以半卷多脂者单名桂,入应。《仙经》乃并有三种桂,常服食,以葱涕合和云母蒸化为水者,正是此种耳。今出广州湛惠为好,湘州、始兴、桂阳县即是小桂,亦有,而不如广州者,交州、桂州者形段小,多脂肉,亦好。《经》云桂叶如柏叶,泽黑,皮黄心赤。齐武帝时,湘州送桂树,以植芳林苑中,今东山有山桂皮,气粗相类,而叶乖异,亦能凌冬,恐或者牡桂,时人多呼丹桂,正谓皮赤耳。北方今重此,每食辄须之。盖《礼》所云姜桂以为芬芳也。

〔谨案〕菌桂,叶似柿叶,中有纵文三道,表衷无毛而光泽。牡桂叶长尺许,陶云小桂,或言其叶小者。陶引《经》云∶叶似柏叶,验之殊不相类,不知此言从何所出。今案桂有二种,唯皮稍不同,若菌桂老皮坚板无肉,全不堪用。其小枝皮薄卷,乃二、三重者,或名菌桂,或名筒桂。其牡桂嫩枝皮,名为肉桂,亦名桂枝。其老者,名牡桂,亦名木桂,得人参等良。本是菌桂,剩出单桂条,陶为深误矣。

杜仲

味辛、甘,平、温,无毒。主腰脊痛,补中,益精气,坚筋骨,强志,除阴下痒湿,小便余沥。脚中酸疼痛,不欲践地,久服轻身能老。一名思仙,一名思仲,一名木绵。生上虞山谷又上党及汉中。二月、五月、六月、九月采皮,阴干。

畏蛇蜕皮、玄参。上虞在豫州,虞、虢之虞,非会稽上虞县也。今用出建平、宜都者,状如浓朴,折之多白丝为佳。

用之薄削去上甲皮横理,切令丝断也。

枫香脂

一名白胶香,味辛、苦,平,无毒。

主瘾疹风痒、浮肿、齿痛。其树皮,味辛,平,有小毒,主水肿,下水气,煮汁用之。

所在大山皆有。

树高硕,叶三角,商、洛之间多有。五月斫树为坎,十一月采脂。(新附)

干漆

味辛,温,无毒、有毒。主绝伤,补中,续筋骨,填髓脑,安五脏,五缓六急,风寒湿痹,疗咳嗽,消瘀血,痞结,腰痛,女子疝瘕,利小肠,去蛔虫。生漆去长虫。久服轻身能老。生汉中川谷。夏至后采,干之。

半夏为之使,畏鸡子,今又忌油脂。今梁州漆最胜,益州亦有,广州漆性急易燥。其诸处漆桶上盖裹,自然有干者,状如蜂房,孔孔隔者为佳。生漆毒烈,人以鸡子白和服之,去虫。犹有啮肠胃者,畏漆人乃致死。外气亦能使身肉疮肿,自别有疗法。仙方用蟹消之为水,炼

蔓荆实

味苦、辛,微寒,平、温,无毒。主筋骨间寒热,湿痹,拘挛,明目,坚齿,利九窍,去白虫、长虫。主风头痛,脑鸣,目泪出。益气,久服轻身能老。令人光泽,脂致,长须发。小恶乌头、石膏。小荆即应是牡荆,牡荆子大于蔓荆子而反呼为小荆,恐或以树形为言。

复不知蔓荆树若高硕耳。

〔谨案〕此荆子,今人呼为牡荆子者是也。其蔓荆子大,故呼牡荆子为小荆;实亦等者,言其功舆蔓荆同也。蔓荆苗蔓生,故名蔓荆。生水滨,叶似杏叶而细,茎子为牡荆子也。

牡荆实

味苦、温、无毒。主除骨间寒热,通利胃气,止咳逆,下气。生河间南阳宛朐山谷,或平寿、都乡高堤岸上,牡荆生田野。八月、九月采实,阴干。

得术、柏实、青葙共疗头风,防风为之使,恶石膏。河间、宛朐、平寿并在北,南阳在西,论蔓荆,即应是今作杖棰之荆,而复非见。其子殊细,正如小麻子,色青黄。荆子实小大如乌豆大,正圆黑,仙术多用牡荆,今人都无识之者。李当之《药录》乃注溲疏下云∶溲疏一名阳胪,一名牡荆,一名空疏。皮白,中空,时有节。子似枸杞子,赤色,味甘、苦,冬月熟,俗乃无识者。当此实是真,非人篱域阳胪也。

案如此说,溲都不同,其形类乖异,恐乖实理。而仙方用牡荆,云能通神见鬼,非唯其实,乃枝叶并好。又云有荆树,必枝枝相对,此是牡荆,有不对者,既非牡荆。既为父,则不应有子。如此,并莫详虚实,须更博访,乃详之耳。

〔谨案〕此即作棰杖荆,是也。实细,黄黑色,茎劲作树,不为蔓生,故称之为牡,非无实之谓也。案《汉书·郊祀志》,以牡荆茎为幡竿,此明则蔓不堪为竿。今所在皆有,此荆非《本经》所载。案今生出乃是蔓荆,将以附此条后,陶为误矣。《别录》云∶荆叶,味苦,平,无毒。主久痢、霍乱、转筋、血淋,下部疮湿KT 。薄脚,主香港脚肿满。其根,味甘、苦,平,无毒。水煮服,主心风、头风、肢体诸风,解肌发汗。有青赤二种,赤者为佳。出《类聚方》,今医相承,多以牡荆为蔓荆,此极误也。

女贞实

味苦、甘,平,无毒。主补中,安五脏,养精神,除百疾,久服肥健,轻身不老。生武陵川谷。立冬采。

叶茂盛,凌冬不凋,皮青肉白,与秦皮为表里,其树以冬生而可爱,诸处时有。《仙经》亦服食之,俗方不复用,市人亦无识之者。

〔谨案〕女贞叶,似枸骨及冬青树等,其实九月熟黑,似牛李子。陶云与秦皮为表里,误矣。然秦皮叶细冬枯,女真叶大冬茂,殊非类也。

桑上寄生

味苦、甘,平,无毒。主腰痛,小儿背强,痈肿,安胎,充肌肤,坚发齿,长须眉。主金创,去痹,女子崩中,内伤不足,产后余疾,下乳汁。其实明目,轻身通神。一名寄屑,一名寓木,一名宛童,一名葛,生弘农川谷桑树上。三月三日采茎、叶、阴干。

桑上者,名桑上寄生耳。诗人云∶施于松上,方家亦有用杨上、枫上者,则各随其树名之,形类犹是一般,但根津所因处为异。法生树枝间,寄根在枝节之内,叶圆青赤,浓泽易折,旁四月华白,五月实赤,大如小豆。今处处皆有,以出彭城为胜。俗人呼皆为续断用之。案《本经》续断别在上品药,所主疗不同,岂只是一物,市人使混乱无复能甄识之者。服食方云是桑 ,与此说又为不同耳。

〔谨案〕寄生槲、榉柳、水杨、枫等树上,子黄,大如小枣子,唯虢州有桑上者。子汁甚粘,核大如小豆,叶无阴阳,如细柳叶而浓肌,茎粗短,江南人相承用为续断,殊不相关。且寄生实,九月始熟而黄,今称五月实赤,大如小豆,此是陶未见之。

蕤核

味甘,温、微寒,无毒。主心腹邪结气,明目,目痛赤伤泪出。疗目肿 烂, 鼻,破心益气不饥。生函谷川谷及巴西。月采实。

今从北方来,云出彭城间,形如乌豆大,圆而扁,有文理,状似胡桃桃核,今人皆合壳用为分两,此乃应破取仁秤之。医方唯以疗眼,《仙经》以合守中丸也。

〔谨案〕采字如此作也

五加

味辛、苦,温、微寒,无毒。主心腹疝气,腹痛,益气,疗 小儿不能行,疽疮,阴蚀。

男余沥,女人阴痒及腰脊痛,两脚疼痹风弱,五缓虚羸。补中益精,坚筋骨,强志意。久服轻身耐老。一名豺漆,一名豺节。五叶者良。生汉中及宛朐。五月、七月采茎,十月采根,阴干。

远志为之使,畏蛇脱皮、玄参。今近道处处有,东间弥多,四叶者亦好,煮根茎酿酒,至益人,道家用此作灰,亦以煮石与地榆,并有秘法。加字或作家字者也。

沉香、薰陆香、鸡舌香、藿香、詹糖香、枫香并

微温。悉疗风水毒肿,去恶气。薰陆、风瘾此六种香皆合香家要用,不正复入药,唯疗恶核毒肿,道方颇有用处。詹糖出晋安岑州,上真淳泽者难得,多以其皮及柘虫屎杂之,唯轻者为佳,其余无甚真伪,而有精粗耳。外国用波津香明目。白檀消风肿。其青木香别在上品。

〔谨案〕沉香、青桂、鸡骨、马蹄、笺香等,同是一树,叶似橘叶,花白,子似槟榔,大如桑椹,紫色而味辛。树皮青色,木似榉柳。

薰陆香,形似白胶,出天竺、单于国。鸡舌香,树叶及皮并似粟,花如梅花,子似枣核,此雌树也,不入香用。其雄树虽花不实,采花酿之,以成香,出昆仑及交、爱以南。詹糖树似橘,煎枝叶为香,似沙糖而黑,出交、广以南。又有丁香根,味辛,温,主风毒诸肿。此别一种树,叶似栎,高数丈,凌冬不凋,唯根堪疗风热毒肿,不入心腹之用,非鸡舌也。詹糖香,疗恶疮,去恶气,生晋安。

柏木

味苦,寒,无毒。主五脏肠胃中结气热,黄胆,肠痔,止泄痢,女子漏下、赤白,阴阳蚀疮。疗惊气在皮间,肌肤热赤起,目热赤痛,口疮。久服通神。一名檀桓。根,名檀桓,主渴。久服轻身,延年通神。

生汉中山谷及永昌。

恶干漆。今出邵陵者,轻薄色深为胜。出东山者,浓重而色浅。其根于道家入木芝品,今人不知取服之。又有一种小树,状如石榴。其皮黄而苦,俗呼为子柏,亦主口疮。又一种小树,至多刺,皮亦黄,亦主口疮。

〔谨案〕子柏,一名山石榴,子似女贞,皮白不黄,亦名小柏,所在皆有。今云皮黄,恐谬矣。案今俗用子柏,皆多刺小树,名刺柏,非小柏也。

辛荑

味辛,温,无毒。主五脏身体寒风,风头,脑痛,面 ,温中解肌,利九窍,通鼻塞涕出,疗面肿引齿痛眩,冒,身洋洋如在车船之上者。生须发,去白虫。久服下气、轻身,明目,增年、能老。可作膏药,用之去中心及外毛,毛射人肺,令人咳。一名辛矧,一名喉桃,一名房木。生汉中川谷。九月采实,曝干。

芎 为之使,恶五石脂,畏菖蒲、蒲黄、黄连、石膏、黄环。今出丹阳近道,形如桃子,小所呼辛荑者也。

〔谨案〕此是树花未开时收之,正月、二月好采。

今见用者,是其言九月采实者,恐误。其树大,连合抱高数仞,叶大于柿叶,所在皆有。实臭,不任药也。方云去毛,用其心,然难得,而滋人面。此用花开者易得,而且香。

木兰

味苦,寒,无毒。主身有大热在皮肤中,去面热赤 、酒 ,恶风、癞疾,阴下痒湿,明水肿,去臭气。一名林兰,一名杜兰,皮似桂而香。生零陵山谷,生干。

零陵诸处皆有,状如楠树,皮甚薄而味辛香。今益州有,皮浓,状如浓朴,而气味为胜。

故今东人皆以山桂皮当之,亦相类,道家用合香,亦好也。

〔谨案〕木兰叶似菌桂叶,其叶气味辛香,不及桂也。

榆皮

味甘,平,无毒。主大小便不通,利水道,除邪气。肠胃邪热气,消肿。性滑利。久服轻身不饥,其实尤良。疗小儿头疮痂 。华,主小儿痫,小便不利,伤热。一名零榆。生 川山谷。二月采皮,取白曝干。八月采实,并勿令中湿,湿则伤人。

此即今榆树耳,剥取皮,刮除上赤皮,亦可临时用之。性至滑利,初生叶,人以作糜羹辈,令人睡眠。嵇公所谓∶榆,令人瞑也。断谷乃屑其皮,并檀皮服之,即所谓不饥者也。

〔谨案〕榆三月实熟,寻即落矣,今称八月采实,恐《本经》误也。

酸枣

味酸,平,无毒。主心腹寒热,邪结气,四肢酸疼湿痹,烦心不得眠,脐上下痛,血转、久益肝气,坚筋大骨,助阴气,令人肥健。久服安五脏,轻身延年。

生河东川泽。八月采实,阴干卅日成。

恶防己。今出东山间,云即是山枣树子,子似武昌枣,而味极酸,东人乃啖之以醒睡,与此疗不得眠,正反矣。

〔谨案〕此即 枣实也,树大如大枣,实无常形,但大枣中味酸者是。《本经》唯用实,疗不得眠,不言用仁。今方用其仁,补中益气。自补中益肝以下,此为酸枣仁之功能。又于下品白棘条中,复云用其实。今医以棘实为酸枣,大误矣。

槐实

味苦、酸、咸、寒,无毒。主五内邪气热,止涎唾,补绝伤,疗五痔,火疮,妇人乳瘕,子之,捣取汁,铜器盛之,日煎,令可作丸,大如鼠矢,内窍中,三易乃愈。又堕胎,久服明目,益气,头不白,延年。

枝主洗疮及阴囊下湿痒。皮主烂疮。根主喉痹寒热。生河南平泽。可作神烛。

景天为之使。槐子以多连者为好,十月上巳日采之,新盆盛,合泥百日,皮烂为水,核如大豆。服之,今令人脑满,发不白而长生。今处处有,此云七月取其子未坚,故捣绞取汁。

〔谨案〕《别录》云∶八月断槐大枝,使生嫩孽,煮汁酿酒,疗大风痿痹甚效。槐耳味苦、辛,平,无毒。主五痔心痛,女人阴中痒痛。槐树菌也,当取坚如桑耳者。枝炮熨止蝎毒也。

楮实

味甘,寒,无毒。主阴痿水肿,益气,充肌肤,明目。久服不饥,不老轻身。生少室山,一名谷实,所在有之。八月、九月采实,晒干,四十日成。叶,味甘,无毒。主小儿身热,食不生肌,可作浴汤。又主恶疮生肉。树皮,主逐水,利小便。茎,主瘾疹痒,单煮洗浴。其皮间白汁疗癣。

此即今谷树子也,仙方采捣取汁和丹用,亦干服,使人通神见鬼。南人呼谷纸,亦为楮纸,作褚音。武陵人作谷皮衣,又甚坚好耳也。

枸杞

味苦,寒,根大寒,子微寒,无毒。主五内邪气,热中,消渴,周痹,风湿,下胸胁气,客劳、嘘吸,坚筋骨,强阴,利大小肠。久服坚筋骨,轻身,能老,耐寒暑。一名杞根,一名地骨,一名枸忌,一名地辅,一名羊乳,一名却暑,一名仙人杖,一名西王母杖。生常山平泽、又诸丘陵阪岸上。冬采根,春、夏采叶,秋采茎、实,阴干。

今出堂邑,而石头烽火楼下最多。其叶可作羹,味小苦。俗谚云∶去家千里,勿食萝摩、枸强盛阴道也。萝摩一名苦丸,叶浓大作藤生,摘有白乳汁,人家多种之,可生啖,亦蒸煮食也。枸杞根、实,为服食家用,其说乃甚美,仙人之杖,远自有旨乎也。

苏合

味甘,温,无毒。主辟恶,杀鬼精物,温疟,蛊毒,痫 ,去三虫,除邪,不梦,忤魇,通神明,久服轻身长年。

生中台川谷。

俗传云是狮子屎,外国说不尔,今皆从西域来,真者难别,亦不复入药,唯供合好香耳。

〔谨案〕此香从西域及昆仑来,紫赤色,与紫真檀相似,坚实,极芬香,惟重如石,烧之灰白者好。云是狮子屎,此是胡人诳言,陶不悟之,犹以为疑也。

橘柚

味辛,温,无毒。主胸中瘕热逆气,利水谷,下气,止呕咳,除膀胱留热,下停水,五淋,利小便,主脾不能消谷,气冲胸中吐逆,霍乱,止泄,去寸白。久服去臭,下气通神,轻身长年。一名橘皮。生南山川谷,生江南,十月采。

此是说其皮功耳,以东橘为好,西江亦有而不如。其皮小冷,疗气乃言欲胜东橘,北人亦用之。以陈者为良。其肉味甘、酸,食之多痰,恐非益人也。今此虽用皮,既是果类,所以犹宜相从。柚子皮乃可食,而不复入药用,此亦应下气。

〔谨案〕柚皮浓,味甘,不如橘皮味辛而苦,其肉亦如橘,有甘有酸,酸者名胡甘。

今俗人或谓橙为柚,非也。

案《吕氏春秋》云∶“果之美者。有云梦之柚。”郭璞曰∶“柚似橙而大于橘。”孔安国云∶“小曰橘,大